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网 > 游戏

晓荷那年遗书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19:10

(一)  致看到这封信的人:  这封信不是留给任何人的,但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当然你要是读出来我也不介意,毕竟我已经死了,我管不着你。  看到这封信的人,你是我的同学也好,我的家人或亲戚也好,隔壁的大爷大妈也好,还是来替我收尸的人,更多可能是一个与我素不相识的人……不管你是何人,身在何地,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死了,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已经服下了整瓶的安眠药,并且早已经确定我买到的不是假药;我服下的剂量够毒死一匹马,所以毒死我这个才十七岁的少年绰绰有余;我也早已经确定了在我死之前,不会有人发现我,然后将我送去医院医治,在这个城市的深夜,人们除了惦记梦中的事情,再也没有人会关心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牵连的少年的生与死;就算是我突然反悔不想死了,那么我也没有办法求救。我现在身在人烟稀少的郊区,没有电话,门也被锁死,我身上只有一只笔和几张信纸——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几张纸,周围也没有人会来解救我,况且我的求死欲望已经超过了许多普通人的求生欲望,放弃自杀对我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死了,这是毫无疑问的,除非有什么奇迹降临。  为了不给当地的警察局制造麻烦,我有必要在此声明,我是自杀,在我决定自杀前我很清醒,没有任何人试图蛊惑和伤害我,我是自杀的,这点千真万确。  至于为什么留下这封信,纯粹是我在死之前无聊的消遣。以前我有很多的心事的时候,有一个朋友可以让我倾述。现在不可以了,所以我就换成了写信的方式,一边消遣一边倾述。因为我讨厌等待死亡的感觉,我希望我突然死掉,没有任何痛苦降临,自己也不会察觉死亡的到来。  你可能会责怪我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把上帝赐予我的生命随意践踏和伤害,如果你这样想就太可悲了,我已经无法选择我的出生,假如我再也没有权力结束自己的生命,那么我都要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了,难道人只是上帝的玩具?生不能选择,死也要他人决定。所以,我认为我的死是为了履行上帝赋予我唯一一条做人的权力,那就是选择何时何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好了,我不想谈论太多关于生和死的问题,毕竟我现在已经无法选择生,死则是必然要到来的,谈论它们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想要死,大概是我觉得这个世间真的没有吸引我的东西和让我喜欢的东西了吧,只有生无可恋,那么才能死之无畏。至于我的记忆中何时何地出现的死这种念头,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因为这种想法已经太多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以至于有几段时间一直笼罩在我的大脑,虽然我无法准确地说出这究竟是第几次出现死的念头了,但我大约还是记得一点的。  我记得最久远的一次,也是我记忆中第一次想死的念头,是许多年前,那时我还很小。  我的爸爸长时间外出经常不在家,不过他不是去打工赚钱,而是和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把一堆印着各种符号的长方体的塑料,一会儿摆好一会儿推翻,然后几个人中间就有人开始掏钱,那么多东西中只有钱我是认识的,后来我知道了那个长方体实心塑料叫麻将。别人把他们几个人聚在一起摆弄麻将叫做赌博,那时的我以为赌博是一个很好的东西,要不然我的爸爸怎么会扔下我和妈妈一直赌博呢?  其实我是有妈妈的,这也是很久之后我才明白的,别人总叫那个和我在一起的女人“婊子”,我以为婊子就是她的名字,就对着她说,婊子,我饿了,要吃饭。她听了立马就生气了,脱下鞋子要打我,我不明白她要干什么,不知道哭也不知道跑,就瞪着眼看她。可是她把手举到半空中就放了下来,像是发了疯一样坐在地上开始哭,一边哭一边说,自己的儿子也看不起她了。她哭得我心烦,所以我决定去安慰安慰她,我对她说,婊子,别哭了。  我不知道我有几个名字,大概很多,因为除了我记得的几个之外还有好多。那个别人叫她婊子的女人,自诩为妈妈,她管我叫“儿子”,他让我管那个打麻将的男人叫“爸爸”,而爸爸则叫我傻小子,邻居当着妈妈的面时叫我彬彬,妈妈不在的时候管我叫呆子,当然也叫她的另一个名字“婊子”。这些就是我记得的名字,当然还有许多,但是别人都不常叫,我就忘了。  其实我不是傻子,只是智商比普通人低一点儿罢了。这是医生说的,我那个时候很乐意让别人叫我智商低一点的人,这个名字听起来不会像傻子那么刺耳。  爸爸一回家就开始翻箱倒柜,找一件我很喜欢的东西,叫钱,钱可以买很多好吃的,每次我手里拿着钱的时候,邻居的孩子就会说,那是炸弹,会把你炸死的,快扔掉。我看了看钱,然后对他说,炸弹是什么?然后他又说,你把他扔地下会有狗来衔走的。“扔”这个字我懂,所以我就把钱扔了,狗没有来,隔壁家的孩子却过来了,把我扔在地上的钱捡走了。那时我知道了他的另一个名字,狗。  爸爸也喜欢钱,但他貌似比我用得多的多,妈妈也喜欢钱,但她总喜欢把钱藏起来,我觉得他们的钱都各有用处,只有我的钱总是被狗衔跑。  爸爸找不到钱就打妈妈,我不明白,为什么别的小朋友和我做的游戏,轮到他们做时妈妈为什么总会哭呢?别的小朋友打我的时候他们说,要笑。于是我就笑,可是好疼,我就边笑边流眼泪。后来,我知道这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叫强颜欢笑。  爸爸拿到钱之后就接着去玩他的赌博游戏了,妈妈还在哭,我却感到很饿。妈妈没有做饭,她也不会做饭,所以她会给我钱让我自己买。今天她没钱了,我不能吃饭,所以我就去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路上,听说有个老太太割腕自杀了,旁观者都说是我逼的。我说,不是我。他们说,就是。或许他们不知道我的另一个名字叫儿子吧。  我问,死是什么?有人答,就是下地狱了。我接着问,地狱在哪?有个声音说,别理他,一个傻孩子,他又接着拿我开玩笑说,地狱在地下你要去玩吗?我问,哪里会感到饿吗?那个声音接着说,死都死了还有什么感觉啊!  我摸了摸肚皮,它的名字叫咕咕,它自己说的,咕咕一说话我就很难受,那种感觉叫饿。我饿了,可是没有吃的,于是我捡起一块瓷片学着那个老太婆的样子往手腕上划,那是我第一次想到死,可是才划了一下我就觉得好疼,我不想死了,把瓷片扔了就走。    (2)  大概是死的感觉太痛了,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再也不敢想死,哪怕今天我下定决心要自杀,选择的也是相对来说不痛苦的方式。一直等我遇到玲儿,我才又动了死的念头。  玲儿是个好姑娘,我很喜欢她。玲儿也很喜欢我,这是她自己说的。  在学校遇见玲儿的时候,她正帮一个老师送信,那个老师收到信后,对着玲儿说了句,谢谢你。我被玲儿背后的马尾辫给迷住了,走过去对玲儿说,谢谢你,你好。她不知道我在叫她,带着疑惑的神情问我,叫我么?我说,谢谢你,我是在叫你。玲儿笑的很高兴说,我的名字不叫“谢谢你”,你真傻。我也很高兴地说,你知道我的名字?玲儿说,什么?  玲儿很聪明,至少比我聪明,她告诉我,别人叫你傻子的时候是在骂你,你不能让他们骂,懂不懂?我对着她半知半解地点点头。我很喜欢和玲儿在一起,她也不嫌弃我,隔壁李胖子的儿子李小胖也喜欢和玲儿在一起,可是玲儿非常讨厌他。因为李小胖总是用他胖乎乎的手牵玲儿的手,玲儿一见到他就对我说,彬彬,我们走。然后扭头就牵起了我的手,往反方向走。  李小胖在后面追,可是他硕大的体型追不上我们,像只企鹅一样在后面左摇右晃、东倒西歪,沿途的装饰品都被他碰翻。  从此,李小胖就开始更讨厌我了,他打我,还不让我哭,我就笑。可是他叫我傻子,我就不高兴了,玲儿对说过,要是有人再这样叫我就打他,打不过就也叫他傻子。我照着玲儿教我的方法办了,把李小胖打翻在地下,他捂着流血的鼻子飞快地跑走。过了一会儿,李小胖带着体型比他大几号的李大胖来到我面前,李大胖过来就扇了我两巴掌,我耳朵被他打得都抗议了,不停地嗡嗡叫。他又用边上的啤酒瓶砸了我的头一下,啤酒瓶真脆,才一下就碎了,我的头只不过是不断地流血而已。  李大胖慌了,从地上抓起一把土往我头上流血的地方捂,我问他,有用吗?他说,有。于是我就蹲在地上抓了一把土往嘴里塞,我的嘴被震得流血了,看我吃土,李大胖跑到我面前训斥道,傻子,吐出来。我把土含在嘴里,寻思着怎么应对,因为他叫我傻子,玲儿告诉过我别人不能这样叫我,过了一会儿,等李大胖把脸凑过来要掰我嘴的时候,我把土吐了出来,喷了他一脸。  李小胖打我打得不过瘾,就纠结了一群孩子围住我,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站在原地不动。玲儿在远处喊,傻子,快跑,跑……于是我拔动腿开始跑,我不知道累,所以那群孩子全部被我甩到了身后,他们一个一个气喘吁吁的,像是狗一样张着嘴。  后来,我和玲儿不在一个学校了。我去了一所特殊学校,妈妈说,那里都是和我一样的人,去那里不会有人欺负我。我问,我是怎样的人?她答,特殊的人。于是,我欣然接受了这个称呼。  去了之后我才发现,特殊学校里的人都是傻子,而我不是,我只是名字叫傻子,我是一个智商比一般人低的人。所以我觉得我和他们不一样,于是我自诩是特殊学校里最特殊的人物。我不喜欢那里,那里的孩子好幼稚,他们没有爸爸没有妈妈,也没有我的玲儿,他们什么都没有,只知道吃喝拉撒。  在特殊学校里我很想玲儿,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回去看她。每次我回去玲儿都会教我认字,我在学校里也认字,不过和她的不一样。有一个字叫“檄”,我问玲儿,这个字是什么意思?她拿着本被翻翘皮的大字典查了半天,然后告诉我,这是征讨用的文体。我不解,她接着说,就是抓贼用的通缉令。  知道“檄”的意思后,我决定写写一篇“檄文”,题目就叫《剿贼檄文》,既然要剿贼那就邀请有贼可剿。贼我已经想好了,是那个每天来乞讨然后顺我家东西的那个乞丐,因为他昨天拿走了我的一只铅笔,是玲儿帮我削好的。  后来我想想贼还挺多,就在后面又加了几个人,例如李胖子,别人和我妈妈一起进房间睡一觉后都会给我妈妈钱,也会给我一点钱,可是李胖子不给我,所以他算是一个贼;还有楼上的一个半条腿踏进棺材的看门人,每次都躲在窗口看着我妈妈,也算是个贼;对面那座公寓里整天穿着西装的叔叔,看街上没人,解开裤子就对着墙角撒尿,那是我专用的地方,所以他也是贼……  写了一会儿,我发现这个世界的贼太多了,根本写不完所以就放弃了,直到我发现了一个更大的贼。  有一次我回来的时候,玲儿告诉我,她喜欢上了她隔壁班的李天浩,因为李天浩也喜欢她。我问玲儿,你不喜欢我了么?她说,喜欢啊!我问,你为什么喜欢李天浩,我不准你喜欢他。玲儿生气了,她说,她可以为了我去死,你可以吗?我想了一会儿,想到我曾经拿瓷片划手腕死的时候,好痛。所以我对玲儿说,我不要死,死的时候好痛。  玲儿哼了一声走了,她走的时候,我才发现离开她时我的心更痛。我追在她后面喊,玲儿,你回来,我死给你看啊。玲儿没有回来,我独自走在楼顶上自言自语地说,我也可以为玲儿死,只要我死了,玲儿就会喜欢我了。我走到边沿,向下望了一眼,腿都软了,一步都挪不动,更别说跳下去,我第二次想要自杀的念头就这样被吓没了。  我感到很失落,玲儿不会喜欢我了,因为我怕死,没办法为了她而死去,不能像李天浩那样讨她欢心。  我再一次见到玲儿的时候,她和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在一起,那个男生对她说,我喜欢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那里,而且我只喜欢你。  那个瘦高个男生就是李天浩,那个愿意为玲儿死去的人,我由衷地佩服他,因为我怕死,他不怕。  就像是玲儿说的那样,李天浩真的很好,很帅。要不然怎么我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边上都会有一个女生呢?李天浩对着边上的女生,说着他说给过玲儿的话,这一切我都听得真真切切。  不过我还是佩服他,他敢死,而我不敢。我拿了块板砖找到了李天浩对他说,你教我怎么死掉吧,听说你不怕死,我想看一下你是怎么死的。我把板砖递过去,想让他演示一遍,我好学习下。可是他半天没动静,嘴里骂着我是神经病。我不耐烦了,对他说,来,我帮你吧!我举起板砖要拍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跑了,跑得真快,我追了半条街都没撵上。  后来,我把李天浩也列为贼,理由是他不教我怎么死,还拐跑了玲儿。    (3)  除了玲儿以外,我还有一个好朋友,他没有名字,在特殊学校里面老师叫他郁郁,因为他总是很忧郁。我也叫他郁郁,并且告诉他,从此你的名字就叫郁郁了。他不理我,继续发呆。就算没经过他的同意,所有的人都叫他郁郁,因为他是郁郁寡欢的人;别人叫我傻子,因为我智商比普通人低一点;那个听不见声音的小家伙,别人叫他聋子…… 共 745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国内治疗羊角疯病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